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人物 >

  

发展生物质能 守望节能高地

2012-04-28 23:12    来源:中国网





  

导读:

能源工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也是技术密集型产业。“安全、高效、低碳”集中体现了现代能源技术的特点,也是抢占能源技术制高点的主要方向。随着国家对节能要求的不断提高,节能设备投入资金占整体设备的投资比重不断加大。环保设备节能改造有着巨大的潜力,如何做好这方面节能是摆在众多企业面前的难题。那么企业究竟应该怎样解决这个难题呢?

本期嘉宾——青岛中森生物质能有限公司总经理冯智渊,中国生物质能协会秘书长袁振宏,中国生物质网运营总监董福贵,为您解密关于生物质能的那些事。

人物介绍

冯智渊

青岛中森生物质能有限公司总经理 曾长期服务于外企和民营高科技公司,从事技术和高层管理工作,有扎实的工科技术背景;从事钢铁、冶金、石油化工、陶瓷和家电等行业的节能服务,有新能源公司和化工公司高层管理经验。1994年6月毕业于南昌航空工业学院材料工程系,2006年6月取得中山大学管理学院EMBA学位。现任中国生物质能协会会员,中国生物质网常务副理事长。2010年6月获评“2010中国优秀创新企业家”,2011年1月获评“2010中国经济优秀人物”荣誉称号。

袁振宏

1982年1月 辽宁大学生物系微生物专业毕业,“十五”国家高新技术发展计划(863)后续能源主题专家组专职专家、副组长;中科院广州能源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生物质能技术开发中心副理事长、秘书长;中国太阳能学会理事;中国生物质能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沼气协会副主任委员。

董福贵

现任中国生物质网运营总监

精彩摘录

今年我想做两件事,一,把生物质压块的产能做到5万吨,二,我们计划在河北,山东,寻找一百台锅炉,进行免费改造,鼓励他们使用生物质能,所有的费用我们来承担,让应用生物质能的企业,率先享受到实惠,让他知道运用生物质能就是能节约成本的。(冯智渊)

用粮食做燃料乙醇,不是我们干的事,所以生物质能不会危及粮食安全,因为生物质能利用的全是废弃物。(袁振宏)

让生物质能技术在我国得到推广应用,使我国的生物质能产业得到快速发展,这是我们一生为之奋斗的一个目标。(袁振宏)

如果你是真正做生物质的,你在中国生物质网会找到合适的出口,找到合作的对象,找到学习的榜样,少走弯路。(董福贵)

访谈实录

主持人:

各位都是生物质能领域的专家,首先我想先请袁先生帮我们解读一下生物质这个概念?它包含的主体是哪些?在目前国家宏观政策导向推动下,发展得比较有特点的生物质能,它又涉足到哪些?

袁振宏:

说到生物质,它主要就是,像以前我们搞过的沼气,现在我们搞的压块成型燃料,这些都属于生物质,而生物质这些,包括生物质的原料,农作物秸秆,树叶,树皮,木屑,蔗渣,造纸废渣,甚至有机废水,禽畜粪便,这些都是生物质能的原料。可能将来我们会种一些能源作物,发展一些比如海藻之类的,新的生物质能源的原料,将来是要发展的。那么目前用的实际上主要是废弃物。

主持人:

就中森这家企业来说,它跟生物质能的关联,主要是在哪个环节上比较突出?

袁振宏:

是这样,生物质能的原料来源比较广泛,它的转换技术也很多,技术种类仅大类就分五、六类,五、六类里又有很多不同工艺,不同路线,青岛中森生物质能有限公司他们那个主要就是涉及到的,一个是把生物质比如说秸秆,生产的物料把它压缩成型,使它的堆密度增加,便于使用,而且可以使用一些比较先进的燃烧设备,把它转化成热的、电的都有可能,成型燃料和它的燃烧技术,这块在能源行业分类里,就属于物理生产,物理法生产燃料的一个工艺过程,一项技术,再加上一个燃烧技术,中森主要就涉及到这一块。

主持人:

中森自己想做一些基地,包括在山东本土利用当地的资源优势,把这个产业链做得更畅通。这一年的时间,企业在自身发展上,有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冯智渊:

在去年一年时间里,中森和山东科技大学、浙江大学,一些专家教授进行合作,对锅炉的结构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造,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基本上趋于稳定,和行业比较,在燃烧的利用率方面,已经有了非常好的转变,特别是对我们企业客户来说,已经做到了比煤更节能。

去年到今年,中森计划要发展到100多吨左右,就是进行一些旧的传统的低效燃煤锅炉的改造,那么这些所有的锅炉改造,青岛中森无偿帮企业承担一些费用,甚至帮企业承担运行、管理等方面的费用,这叫锅炉的运行托管模式。

我们在推广低效燃煤锅炉改造过程中,也遇到了很多企业业主提出的一些问题,就是他对以后燃料供应的担忧,包括他对生物质锅炉运行的稳定性的担忧等等,现在我们把这些方面的担忧都承揽在中森公司,就是帮助客户去解决这方面的问题。最初中森找到了海尔集团的一家下属公司,在这两年半左右的时间里,它运行非常稳定。

所以今年我们会大力推广我们这种经验模式,就是把原有低效燃煤锅炉改造为生物质锅炉。在增加改造的过程中,我们可能要不断地扩大我们的压块燃料的生产规模,所以我们计划今年在山东、河北、河南,建一些自己的生产基地,一万多吨的厂我们也建了6个了。

所以今年我们会不断地扩大自己的生产规模,我们目前已经和包装行业,食品行业,橡胶行业等很多厂商谈了合作意向,就是对他们现有的低效燃煤锅炉进行改造。我国对节能减排一直非常重视,我们从事这个业务也算应运而生,所以希望袁老师,包括这个行业的专家,把我们的技术进行推广。

主持人:

生物质网跟不同的从事生物质的企业打交道,您觉得随着锅炉的全面改造,使用量不断加大,今后锅炉改造的推广会比较容易?还是仍然存在一定的难度?

董福贵:

中国生物质网是一个综合了很多生物质能源厂家的一个交流平台,对所有的厂家都有一个深入的了解,我觉得难度肯定是有,因为生物质大家一直在提倡,也在不断地创新,不断地寻找新的方法。针对这一段时间,我们对生物质能企业的一些了解,感觉中森困难时期已经度过去了。比如目前中森跟科技大学合作,研发设备耐磨。在应用上,跟海尔合作,大家已经从不成熟时期度过去了。前期铺垫得比较好,为后期规划,打下一个很好的基础,中森在生产运营方面,已经比较成熟了,后期我觉得就是个复制问题,难度相对来说小一些,完全没难度,那也不现实。

主持人:

从战略规划上,解决锅炉改造上,到后续的整个产业供应,对于中森来说,他的过程主要是前期的付出,在这个过程他不会存在太大的难度?

董福贵:

针对中国生物质网对所有生物质企业的了解,有可能别的企业在这儿做的话,还要比中森付出的更多一些,因为中森是脚踏实地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他前期经过很多磨合。作为一个宣传媒体,我们必须对我们的受众群体负责任,我们也到中森进行过考察,中森目前相对来说比较稳定,可信赖度比较高。

主持人:

生物质能整个行业,产业链还不是很连贯,比较分散,如果要解决这个行业产业畅通的问题,使其比较符合市场化的需求,最大的核心应该从哪儿着手?

袁振宏:

这个模式做得很有特点,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实际上现在一些企业,一些机构,也在考虑相同的模式。这块最终的难度实际上还是政策问题,比如说生产成型燃料的企业,140块钱一吨,但是为什么要用生物质能,用煤炭,或者别的也一样。因为我认识到用生物质能是减少对二氧化碳排放,对环境有好处,所以我要用生物质能,那么政府应该鼓励这种用户,这样的话就可以为他们的企业拓宽市场,这个市场就能打开,政府鼓励他生产,生产完了没有销路,这个产业还是发展不起来。所以两头都要鼓励,鼓励生产者也要鼓励用户,开拓市场,为企业开拓市场。

所以新政策出台,为企业打开生物质能的市场,也是至关重要的。我国生物质能的发展,前些年主要是技术开发,国家投钱,投资金,鼓励科研人员开发新技术,技术开发出来以后,鼓励你来生产,还要鼓励市场,三者结合起来,这个产业才能健康地和可持续发展。另外还有一个要注意的就是,企业还是要加强自身技术力量的积累和壮大。

将来生物质能要为更多的企业服务,要不断地吸收优秀的人才,发展技术。另外技术工人,都要进行培训。

更专业化,才能把这些技术力量积蓄起来,才能让公司做得更强更大。所以在人力资源培养这块,我希望中森能够注意到。另外一个要把眼光放得长远一点,就是要不断开发新技术,或者引进、购买一些先进技术的知识产权,为公司后续的发展注入一些新的活力。

主持人:

现在在鼓励政策上,我们做得还不是很全面,或者还没有实施到这一步,中森有没有得到过相关的补贴?

冯智渊:

对生物质能的发展,国家是非常鼓励的,包括中科院,很多科研院所投入大力去做生物质能开发技术。最近的这几年,我们做的生物质固定燃料的生产,以及生物质液体燃料生产等等方面,出了一部分扶持政策,现在缺位的是这个生物质能应用单位没有明确的扶持政策,这块使得我们在市场开拓过程中遇到了许多困难,比如说成本区别不大的时候,他的积极性不高。试想如果企业应用生物质能和应用煤,在同样的费用下,他应用生物质能带来明显社会价值,比如节能,低碳,环保,最主要是环保。

我们希望通过同行示范给一些企业,做这个事情首先我们弥补了一部分国家的热损耗,能源浪费,二氧化硫的排放,环境的污染等等,至少能够填补一个小的空白。

另外谈到人才培养,我们企业非常小,但是我们也要进行一些技术积累,人才的积累,中森在人才积累上,视野是比较宽阔的。我们也在积极寻求欧洲一些国家,先进的技术转让,以及先进的人才引进。

主持人:

阻碍生物质能发展的因素,一个是政策还不够完善,一个是资金链比较分散,那么从事生物质能的这些企业,遇到的最普遍的问题又是什么?

董福贵:

很多小企业比较茫然,设备技术不成熟,只能停产。而一些大企业,觉得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投入很大力度去做,做完了销售有难度,大规模生产之后一直在积压,消化不掉,这是个很大的问题。我们目前做的,就是给他们提供交流的平台,使一些技术成果转化,增加技术交流,好的方面多加推广,不用后面的企业再去做一些重复的事情。

主持人:

生物质能这个领域它还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解决资金链分散,政策滞后等等这些问题?

袁振宏:

这个东西非常复杂,比如说生物柴油,比如说燃料乙醇,这些东西直接跟国有大企业相关,市场是垄断的,国家如果不出台强制政策,根本就没办法解决。所以政策对我国生物质能这个产业发展影响非常大。

主持人:

我国跟国外相比,差距在哪里?目前国外有哪些是比较成熟值得我们借鉴的技术?

袁振宏:

国外,像生物柴油、汽油,他的科研投入相当大。新技术的开发,比如生物柴油,他的补贴是很高的,而且很多国家是强制性地在市场上销售。

冯智渊:

国外用生物质燃料,它是记入绿色信誉的,比如用得多,将来你去贷款优先贷给你,因为你积分高,就像贵宾卡积分高,可以换取更多的利益一样,所以大家比较喜欢用,说白了就是给生物质燃料找一个很好的出路,鼓励你生产,又鼓励你使用。因为你生产出来之后,你需要一个新鲜市场,需要国家的大力推动。

袁振宏:

实际上国家应该鼓励这些企业使用绿色能源,鼓励他使用实际上是这个企业按照国家意志来做一件事,是国家利益,是全民利益,是社会责任。

主持人:

它带来的效果,对整个社会的贡献是非常大的。

袁振宏:

不仅是二氧化碳减排这么简单,如果每个人都有这个意识的话,那我们的环境就有救了。

冯智渊:

生物质能行业效益显现出来以后,对社会的这种价值非常大。

冯智渊:

就意识形态而言,低碳理念的培养,做生物质能行业,确实效果非常明显。但这就需要达成一个社会共识。我觉得现在这是万里长城刚迈出的第一步,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在政策没有出台的情况下,我们要想办法生存下去,生存下来的目的,就是要提高我们的技术,降低使用生物质燃料的成本。

主持人:

比如生物柴油,包括乙醇,很多企业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大家为什么从这个行业里看不到希望?

袁振宏:

乙醇好一点,因为乙醇是几个国有大企业在做,最可惜的就是生物柴油产业,这块是影响最大的。现在反对搞生物质能的人,有一个很奇怪的观点,他们说生物质能和煤一样,它也排放二氧化碳。

袁振宏:

生物质能利用的过程是有二氧化碳排放,但是它通过植物生长,又吸收回来了,所以它是一个循环的过程,它的排放是闭合的、循环的,煤就不行,从地下挖出来烧,烧完了之后就白搭进去了,净增加,它要实现这种循环的话,得去种多少面积的植物才能平衡出来,而生物质能本身就是这么一个生态圈,是再循环的过程。颗粒燃烧,压块烧,是有排放,但是庄稼生长又把二氧化碳固定回来,回来之后长成秸秆再燃烧,这是循环的。

有一段时间,有人反对搞生物质能的理由是危及粮食安全,以前不管美国还是其他国家,生产乙醇,都是用粮食,主要是用玉米,实际上用玉米做燃料乙醇,不是我们推崇的,真正搞生物质能的人从来没考虑过用粮食去搞能源。

这只是误解,我国搞燃料乙醇是朱镕基总理为消化陈化粮。很多人以为用粮食做燃料乙醇是研究生物质能的人干出来的,实际上不是。我从事生物质能30年了,我们从来没考虑过用粮食,包括在底下研究所,在给国家提一些建议,规划,从来没有把粮食列入生产燃料乙醇的项目,没有人研究它。所以生物质能不会危及粮食安全,生物质能利用的全是废弃物。

美国现在也不用玉米了,现在开始研究用秸秆,用纤维素,用木材。巴西在考虑用甘蔗渣。所以生物质能本身跟粮食安全没有任何关系,而且还很有可能成为未来粮食安全的保障。将来生物质能形成一个产业,它的原料就不是废弃物了,可能要种一些能源植物,而这些能源植物可能就是粮农兼收这种植物,就要扩大利用一些,比如说盐碱地、沙漠、沙地、荒山荒地来种一些粮食、能源作物、或者能源植物,这些能源植物可能有使用的部分,也有做能源的部分。所以这不是对粮食安全的保障作用吗?

主持人:

所以我们应该从生物质能这个角度出发,去多做一些科普性的知识普及。

袁振宏:

到目前为止,惟一一个当选院士的是化工大学的谭天伟教授,他是搞生物质能的,在这之前生物质能这个领域还没出现过院士。

主持人:

中国生物质网作为一个生物质的媒体,接触的生物质企业比较多,其中有没有因为发展的过程艰难,最后退出了,这种现象多吗?

董福贵:

有些企业,想做这个事情,满怀信心地去做了,购进设备,最后由于技术不成熟,没做起来。还有一些企业做起来了,但是由于规模小,资金少,他想转成一定的量,压的成本太多了,只能生产完之后马上消化掉,又受到市场的限制。再就是一些应用单位存在的问题,就生物质和燃煤来说,燃点不一样,因为之前没有经验,很盲目地就上了,上了之后热效率不一定有煤的好,虽然它是节能的,但是对于企业来说,企业追求的还是利润,所以节能这块还得靠国家推广。

主持人:

中森是真正研发生物质能的这样一家企业,就中森今后的发展而言,最期待的是什么?

冯智渊:

在推广过程中,生物质能领域有三个声音是不客观的,第一,大力发展生物质能会威胁粮食安全,第二,实际应用生物质能,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很大,第三,在生产应用领域,很多企业认为,生物质能比传统能源成本高,这是错误的。现在通过技术的完善和发展,还可以给企业适当的降低一些成本。比如秸秆,目前对社会对农村来说,是一个负担,因为秸秆没有找到一个合理的出路,所以老百姓要烧,烧是最经济的行为,结果政府不让烧,烧会污染环境,这时候矛盾就产生了,这个矛盾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政策鼓励大家使用生物质能,这样既美化了环境,也能给老百姓带来一些额外的收入。最主要的是形成这种氛围以后,会给政府减少很大的负担,不用花力气去禁止焚烧秸秆了

袁振宏:

实际上制定一个疏导政策,比监管要容易得多。比如监管那么累,我们可以搞一个绿色能源家庭评选,企业绿色能源评选,得到这个称号之后会有什么好处,大家都争着它。

冯智渊:

希望中国生物质网能和政府进行一些合作,一些探讨,就是引导他们应用生物质能,政府虽然并不是简单为了奖励现金,可以有很多种方式,给他们减少一些负担,都是一些鼓励,或者是一些名义上的一些奖励等等,鼓励大家把生物质能应用起来。

董福贵:

一些好的方法,肯定要有一个好的推广,就像垃圾焚烧这块,给环境带来的危害,特别是飞机降不下去,下面全都是雾。之前我跟中森交流,同样也提到过生物质炉具入库,因为秸秆他们不用焚烧,拿秸秆来换燃料,换完燃料回去应用。可是燃料供给这块存在弊端,燃料供给不足,老百姓换不到燃料,或者说炉具推广不下去。

冯智渊:

其实这是我们给乡镇政府提供的方案,我们做了乡用炉具,普及到每家每户,还在当地建立了供应站,有秸秆的地方我们再建小型的生产厂,就地使用。很多乡镇政府想做这个事情,他知道这个能给老百姓带来实惠。

袁振宏:

绿色GDP是个好概念,但是计算起来比较难,如果说绿色能源的消费量和官员的政绩挂钩就好了。

主持人:

其实最终的目的还是帮生物质能解决出路。

袁振宏:

我国虽然是市场经济,但是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市场经济,行政的力量还是存在的,如果行政力量解决了,肯定能促进解决市场问题。

袁振宏:

所以行政力量首先还是要能够绿色化。

主持人:

生物质能领域的专家,更多的是对环境的一种使命感,那么大家对生物质能未来有什么期许呢?

袁振宏:

希望生物质能技术能在我国得到更好的推广应用,我国的生物质能产业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这是我一生为之奋斗的一个目标。有时候我也会参与一些国家政策制定的讨论,我们在新的生物质能技术方面,提出一些新的研究方向,我也只能做到这样。

主持人:

生物质网接下来有什么规划?

董福贵:

尽可能地服务于生物质企业,为他们搭建好我们的平台,让他们技术成果转化,还有为供需、人才交流这块,提供很好的平台。中国生物质网是一个专业的生物质能网站,我们在这个领域下只服务生物质的各个企业。

如果你是真正做生物质的,你在这里会找到合适的出口,找到合作的对象,找到学习的榜样,少走弯路。今后的道路上,我们会逐步根据生物质企业的需求,完善自己,提供一些在线论坛,可以互相交流。

冯智渊:

今年我想做两件事,一,我想把生物质压块的产能做到5万吨,二,我们计划在河北,山东,寻找一百台锅炉,进行免费改造,鼓励他们使用生物质能,所有的费用我们来承担,让应用生物质能的企业,率先享受到实惠,让他知道运用生物质能就是能节约成本的,这个认识非常重要。

主持人:

21世纪,节能将面临着经济增长和环境保护的双重压力。因此,改变能源生产和消费方式,开发利用生物质能等可再生的清洁能源资源,对建立可持续的能源系统、促进国民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具有重大意义。

    • 最新发布
    • 热议焦点
    推荐图文
    • 暂未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