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山西频道 > 国情视窗 >

  

笔下红与黑

2014-01-07 10:06    来源:山西新闻网 三晋都市报





  

红 电商崛起侯马(2013年3月28日特稿版)


记录:2012年10月17日,山西省首家国家级电子商务示范基地在侯马经济开发区(以下简称开发区)隆重揭牌,标志着山西省电子商务产业规模和竞争力迈入新时代。这是侯马经济开发区从2010年开始,将重点发展电子商务确定为发展目标,放水养鱼,筑巢引凤,用诚意和服务感动众多电商企业入驻基地,开启了山西电子商务的美好未来。


追记:2013年6月始,开发区协助山西省商务厅连续举办三期外贸企业电子商务培训班,及“站在双十一背后看电商”等专题培训讲座。2013年7月侯马开发区国家电子商务示范基地管理委员会成立,致力于将基地打造成为开发区的特色名片和新的经济增长点。11月29日,中国建设银行山西分行与侯马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侯马经济开发区创新体制机制,保持先发优势,发展电子商务的脚步一直没有停息。


黑 谁在拿“新农村建设项目”玩太极?(2013年7月7日真相版)


记录:就在各级政府及各级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的眼皮子底下,吕梁市离石区一个建筑面积达16000余平方米的住宅小区,以“新农村建设项目”为由,竟然未经立项,没有任何土地、规划手续,没有进行勘察设计,也没有监理、图纸,堂而皇之地建了起来,并以商品房的形式公然对外出售。前后五六年时间,却从来无人过问。即使这处已建好的楼房发生严重的地基沉降,各级行政主管部门仍以各种理由互相推脱,玩起了“太极拳”。


追记:和以往很多次一样,本文发表之后,事件所在地政府开始着急,但时间一久就又置之不理,记者以再度调查和评论的方式前后发表三篇文章。但直到今天为止,读者和记者都在期待的调查问责一直未曾展开,而一栋栋同样没有任何手续的高楼还在继续长高。本来事关百姓福祉的新农村建设项目,就这样可悲地沦落为违法建设的保护伞。这是怎样具有反讽意味的画面!


本报记者 张海鹰


红 扛起生活重担的小小当家人(2013年10月25日 真相版)


记录:妈妈小脑扁桃体下疝瘫痪在床,爸爸强直性脊柱炎不能干重活,叔叔先天智障并患有严重的癫痫,一家四口,有3人不同程度残障,于是,从4岁开始,冯莉青承担起了家务活。4年后的今天,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小小当家人,她的事迹也感动着更多的人。


追记:今年母亲节时,冯莉青给妈妈写了一封信,信中说“爱是五颜六色的”。冯莉青对家人的爱感动着大家,同时,她的家庭也收获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爱。10月26日,在首届山西省感动百姓寻找乡村爱心故事活动中,冯莉青荣膺“乡村十大爱心大使”称号。“接受我的关怀,期待你的笑容,人字的结构就是相互支撑”,生活在一个“相互支撑”的世界里,你会倍感幸福与温馨。


黑 原平中学生群体感染肺结核背后(2013年7月30日真相版)


记录:2012年4月至9月,原平市崇实中学多名学生陆续查出被感染肺结核。直到2013年6月底,忻州市委才从信访的学生家长口中得知此事,随后忻州市委启动事后调查问责机制。“如果学校在发现第一例肺结核患者时,及时上报并采取措施控制,就不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了。”


追记:此次事件对学生和家长造成的伤害不言而喻,相关部门责任人分别被给予行政处分。由于对当地政府给出的补偿方案不满,部分家长至今仍奔走在讨要说法的路上。“崇实中学班容量大,住宿条件拥挤,一旦有肺结核病患者,很容易在校园内引起传播。”记者采访时,原平市疾控中心主任王新华如是说。我们不禁要问,存在十多年的崇实中学,为何现在才被发现“校舍容量、卫生管理等各方面办学条件不达标”?


本报记者 何玉梅


红 原平:一个教师两个娃坚守在深山洼(2013年11月22日真相版)


记录:忻州市原平市中阳乡南神头村的大山深处一所不起眼的学校只有一名34岁的教师刘国花和两个学生娃。乡村教师刘国花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下,无怨无悔地坚守三尺讲台,十几年如一日地让贫困山区的花朵受到了教育。


追记:报道见报后的一个星期,多家媒体的记者陆续来到深山洼采访刘国花。其中,央视《夜话》栏目也找到了我,希望拍摄一个短片。看着重新翻修过的校舍,教室里却只有刘国花和两个孩子,我知道她会一路坚持,但我更明白她内心的辛酸以及对未来的担忧。乡村教育的未来出路在哪里?那些需要接受教育的学龄儿童该何去何从?这些问题,需要相关部门进一步采取措施,也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关注与努力。


黑 文水:一张弓弩“射倒”两个家庭(2013年6月3日特稿版)


记录:此文对5月14日发生在文水县下曲镇南齐村弓弩射击致人昏迷一事进行了深度报道。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6月12日,在太原市晋源区晋祠镇西镇村,又发生了一起利用弓弩盗杀大型犬只事件。这种杀伤力大,且被公安部门明令禁止携带的管制器具为何总是屡禁不止?带着这样的疑问,《弓弩!毒针!伤人伤畜何时了?》的稿件于6月24日见报。


追记:两篇稿件采访结束,值得反思的地方有很多。作为公民,坚决不能买卖或使用弓弩,如碰到有人买卖弓弩,应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应尽量少食狗肉,尤其是来历不明的狗肉;作为主管部门,应从源头上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加强管制器械的管控和肉类食品的监管,让老百姓吃得放心,活得安心。


本报记者 郭鹏


有人说,报纸与杂志的最简单区别就在于:报纸相当于哥德巴赫猜想,只要告诉大家1+1=2就可以了;杂志则需要更为深度的内容,如同陈景润证明1+2=3。无论之前一直名为“特稿部”,还是2013年6月5日更名为“舆论监督部”,我们这个团队一直在做一件事儿——探求报纸中的1+2=3,让您在浏览报纸的“快餐”中也可以享受到杂志所带来的“满汉全席”的深度和品味。


前前后后不到十个人的团队,如何打造一年的“满汉全席”?一支队伍,两条道路,殊途同归——这就是我们的定位。每个记者手中的一支笔,既要淋漓尽致刻画传递正能量的榜样、楷模、好人,又要毫不留情反映生活中那些令人闹心、寒心、揪心的事情。无论笔下是“红”是“黑”,正面报道与批评报道的终极目标只有一个——社会的和谐发展,媒体的责任担当。


2013年,“星光大道”上闪耀的山西之星、三晋民间绝艺古韵今味、梦想舞台她们精彩绽放、“弘扬真善美一周一开模”公益行动、榜样传递正能量等系列报道倾注了记者们 “走转改”的心血,从不同层面展示了三晋大地上那些令人温暖的有才之人、有德之人、有爱之人,他们是 “灯塔”,引领社会正道;2013年,跑地市、进社区、走街巷、入田间,《平定石板村村民房屋面临倒塌:147户!纸条贴裂缝的家“悬”了》《宁武俩协警一死一伤谁之责》《古建文物变豪华会所,谁沾谁的光》《吕梁离石凤凰佳苑新楼变危楼:拿 “新农村建设项目”玩太极?》等一批舆论监督稿件渗透着记者们的汗水和泪水,直击某些组织、某些官员、某些个人的违法、违纪、违背民意的劣行,以批评为手段,目的却是要溯本清源、弘扬正气。


我们的每一个记者,对人,有一颗火红滚烫的心;对事,有一张包黑公正的脸。就这样,在“红”与“黑”的交织中,将职业精神与人文担当融入每一篇耐人寻味的报道之中

    相关阅读
    • 最新发布
    • 热议焦点
    推荐图文
    • 暂未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