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湖北频道 > 廉政法制 >

  

一位纪检干部的生命之歌

2013-05-27 09:11    来源:湖北日报





  
    湖北日报讯 记者 彭小萍 通讯员 赵宁

  办案时“油盐不进”,却让被处分对象心服口服;病痛时嘴唇咬破,仍不吭一声,只怕麻烦他人;就医时,工作包不离身,随时随地处理公务;到武汉看病几十次,没用过一次公车。
    他,便是浠水县纪委监察局纠风室主任郭晖。这位普通的共产党员,用平凡的坚守,书写下一位纪检监察干部纯净、忠诚的人生。

    送行路上,百姓自发放鞭

    5 月2日,悲伤笼罩着浠水县顺发小区一栋小楼。与病魔抗争2年后,郭晖在家平静离去,时年44岁。“就在前一天,他留下遗嘱,交代因个人生病耽误了部分工作,对不住单位领导和同事,建议组织尽快确定好纠风室主任人选,别落下工作。”他的妻子邓娟娟泣不成声,“临走时,除了女儿,他最放不下的还是工作。”
    4日,郭晖的骨灰送往老家关口镇长流村安葬。从小区门口到县城出口,一路上,百姓自发放鞭吊唁,送行的车队排了几百米。
    眼前的一切,让邓娟娟明白,丈夫为工作不要命的付出,值得。

    手术前,他留下“遗嘱”

    2008年,同事石友梅从红安调来,郭晖才结束在纠风室单兵作战的日子。
    纠风室人少事杂,郭晖总是处于玩命工作的状态。2010年,石友梅和郭晖出外办案,车上,郭晖一言不发,头上冒着豆大汗珠,石友梅叫他赶紧回去休息。他手一摆:“没事,老胃病犯了。”这样的次数多了,石友梅劝他去医院检查,他不去。
    2011年4月,郭晖身体扛不住了,赶赴医院,一查:胰腺癌。同年5月7日,手术前一天,郭晖让妻子拿来纸和笔,“我怕睡过去了,这是手头几件要紧的工作,你明天叫人送到单位。”石友梅陪同领导去医院探望郭晖时,看到这张纸条,泪如雨下。
    手术出院,郭晖又回到了工作岗位。此后,除每月固定到武汉做两次化疗外,他没拉下一天班。

    瘦了60斤,他说更有劲

    浠水是农业大县,挪用强农惠农资金的情况时有发生。
    2011 年,县纪委探索强化监督检查机制,郭晖主动请缨。那时,他还处于术后恢复期,身体很虚弱。石友梅建议,由她一个人完成下乡调研。郭晖考虑到调研任务重,搭档又是女同志,坚持亲力亲为。“调研持续一个多星期,郭晖一天拉肚子十几次,人瘦了一圈。”石友梅说,调研结束后,郭晖在办公室日夜加班,草拟出台了《强化涉农资金监督检查六项制度》,成为当时黄冈县市纪委工作的范本。“不到半年时间,他从170斤瘦到110斤。”和郭晖搭档做“行风热线”栏目的县电视台副台长胡志勇说,“2011年年底,我到办公室找他,来回转了几圈,没认出他来。看他瘦成这样,还趴在办公桌上整理案卷,我特别心疼,非要拉他回家休息。他竟笑着告诉我,没事,瘦了,人比以前还有劲些。”

    这个人,“油盐不进”

    陈超群没想到,本被他视作“敌人”的郭晖,最后竟成了他的朋友。
    2006年,陈超群时任余堰中学校长。为提高教师待遇,稳定教学队伍,他想办法在镇里办了一所私立中学,招生逐年红火。2008年,郭晖接到余堰中学乱发补贴的举报电话。
    陈超群坐不住了,找个借口给郭晖塞了个装钱的厚厚信封,扭头就走。没想到当晚,郭晖就托朋友把钱还到了陈家。
    陈超群想,金钱诱惑不动,就打感情牌。于是,他联系到学生家长、郭晖的好友徐世才,让他帮忙说个情。“我才开口,徐世才就说,他脾气我清楚得很,我要给你说情,和他连朋友都做不了。”
    对这个“油盐不进”的人,陈超群没辙,他委屈地告诉郭晖:“你给学校罚款,我认;但给我处分,我有点不服,办好这个镇级中学,我付出的心血最多,也没图一点私利!”
    次日,在学校召开的教师大会上,郭晖公开表态,陈校长的确是一心为了学校建设,只是违规发放了补贴。“他在公开场合为我‘正名’,我很感激。”陈超群说,“这个处分,我最终心服口服。”
    郭晖查办了当地30多件纠风案件,没有一件引起行政复议,没有一人对处理结果不满。
    • 最新发布
    • 热议焦点
    推荐图文
    • 暂未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