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湖北频道 > 廉政法制 >

  

图文:亲人眼中的朱文清“重公轻私”

2012-03-15 10:05    来源:荆楚网-楚天金报





  
  图为:儿女手捧朱文清的遗物,悲痛不已
  楚天金报讯 文图/本报记者周寿江 舒畅 通讯员程书雄
  因一个人的离去,悲情笼罩红岗村。“他要带头做第一个搬的人,原本计划3月18号就搬进新家……”昨日(14日),记者再度来到朱文清家,他的妻子夏祝英眼含泪水告诉记者,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想要换个大点儿的房子,但朱文清不想给村民造成“抢种”房子的印象,一直不让建,他的理由是,很快就要住进还建房了,生活是有盼头的。加上他因为忙公事“不顾家”,一家人难得一起吃上饭,夏祝英为此没少与朱文清吵架,甚至说过宁愿让他去捡破烂也好过于当村官的“难听话”。
  夏祝英哭着说,眼见着真要搬进新家过上好日子了,他却“一天福也没享就走了”。
  将满20岁的女儿朱灿一次次泪不成语。朱灿现在家附近一公司打工,干的是搬铁块的体力活,几次提出要到外地打工,都被父亲拦下,理由是有她在身边,爸爸放心些。朱灿说,从小到大,她也希望家里住得好些,这样可以有空时带同学或同事上家里玩,然而家里又窄又小,不好意思带人回来,为此,她跟爸爸还吵过架。朱灿说,现在妈妈在阳逻打工,平时一般都是她和爸爸在家,每天早上起来,她还撒娇让爸爸拿双袜子什么的,现在爸爸去了,“谁来陪我说话?”
  朱灿记得,很多时候,天不亮,就有村民敲门,晚上至次日凌晨一两点,还有村民在家商量事,为此她也抱怨过。
  朱文清上中学的儿子朱海,最后一次见到爸爸是10日,当天,爸爸给他送了一周的60元钱生活费,叮嘱他好好读书,听妈妈的话,不想这竟成了父亲的遗言。
  朱文清77岁的父亲朱苕货、73岁的母亲余细香,经受不住老年丧子之痛,都已两天没吃东西了。余细香哭着说,她有三个儿子,大儿子住得远些,小儿子在外地打工,平时多由二儿子朱文清照顾两老。出车祸当晚,原本是准备送他父亲去医院的,结果村民有事,他先去处理村民的事,谁知这一去竟再也没有回来。
  村民追忆“清廉村支书”
  昨日,当地干群及从邻村赶来悼念的多位村官在受访时,纷纷对朱文清竖起大拇指,他们说,朱文清是当之无愧的“清廉村支书”、“村民的好支书”。
  65岁的村民朱国平,拉着记者说,朱文清还未当村官前,在村里就是个热心人,他曾为村里的一对“五保户”母子及一名独居老人朱木金(音)义务挑水十来年,直到三名老人离世。
  村里的残疾妇女邱红英最近确诊患有鼻癌,朱文清多方努力,提前为邱红英支付了1.5万元的补偿,又找到开发区,从村里给邱红英借款2.5万元,然而手续刚刚办妥,钱还没送到邱红英手中。
  村民们清晰地记得,去年8月的一天晚上,雷电交加,大雨滂沱,过渡房和还建房里,上百户居民家进水,朱文清先是一个人在那刨泥排水,后来,实在没法,他叫来了挖机挖沟将渍水排除。
  红岗村委会会计朱旺生介绍,朱书记为人老实、耿直,为官认真、廉洁。该村从2002年开始拆迁退地,到目前,村里的账户已有1000多万元存款,平时工作需要,租个车花点钱是可以报销的,但是这么多年来,朱文清坚持骑他的那辆二手摩托车,为村里的事忙前忙后。村干部们回忆,朱文清生前多次说,“村里再有钱,也是村民的钱,不是我的钱,要把钱用在给村民办实事上。”
  邻村牮楼村村支书李时金说,在阳逻8个村中,红岗村是最富的,但村支书中朱文清生活最俭朴。李时金都不止一次两次“调侃”朱文清,“你怎么这么低调,要注意不要影响开发区的形象。”
  阳逻开发区在红岗村的驻点干部王继东说,2009年5月,朱文清当选村支书后,在几起拆迁退地工作中,连打几场漂亮仗,不仅顺利地迁走了数百座坟墓,而且在20天内,成功迁走76户住户。朱文清工作上很出色得益于他沉得下去,事先对村民的诉求有通盘的了解。
  受访的群干对朱文清的离去均深表痛惜。阳逻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副主任严辉文说,朱文清是一个清廉、正直,有事业心、有开拓精神、又朴实的年轻干部,他的离去,让人惋惜。
  据悉,朱文清的遗体将于今日在新洲火化。
    • 最新发布
    • 热议焦点
    推荐图文
    • 暂未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