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国情推荐 >

  

任何改革必须有人民的觉醒和支持

2012-03-15 11:42    来源:腾讯网





  
温家宝:政改若不成功“文革”悲剧或将重现
 
昨日,温家宝总理在答记者问之前,向中外记者挥手致意。本报记者 赵亢 摄

我深知改革的难度,主要是任何一项改革必须有人民的觉醒、人民的支持、人民的积极性和创造精神。在中国这样有13亿人口的大国,这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改革只能前进,停滞和倒退都没有出路。——温家宝

自我评价

对任内经济和社会问题歉疚

新华社记者:今年是本届政府任期的最后一年,请问总理,您如何评价自己的工作?

温家宝:我担任总理已经9年,这些年过得不易,也不平凡。但我总觉得还有许多工作没有做完,许多事情没有办好,有不少遗憾。我懂得政府的一切权力都是人民赋予的,我所做的工作都是应尽的责任。我为能做人民的公仆为人民办些实事而感到欣慰。我真诚希望,我,连同我这一生为人民做的有益的事情,人民都把他忘记,并随着我日后长眠地下而湮没无闻。

由于能力所限,再加上体制等各方面的原因,我的工作还有许多不足。虽然我没有因为不负责任而造成任何一件事情上的失误,但是作为国家最高行政机关的负责人,对于我在任职期间中国经济和社会发生的问题,我都负有责任。为此,我感到歉疚。

在最后一年,我将像常年负轭的老马,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松套。努力以新的成绩弥补我工作上的缺憾,以得到人民的谅解和宽恕。“入则恳恳以尽忠,出则谦谦以自悔”,我将坚守这个做人的原则,并把希望寄托后人。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比我做得更好。

我秉承“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信念,为国家服务整整45年,我为国家和人民倾注了我全部的热情、心血和精力,没有谋过私利。我敢于面对人民、面对历史。“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两岸关系

愿意去台湾还得看条件

台湾《中国时报》记者:今年政府任期最后一年,您所期待的两岸文化交流前景是什么样的?去年6月,您提到过的《富春山居图》在台湾展出,不晓得您当时的心情是什么样的?明年3月您退休后,有没有可能到台湾自由行?

温家宝:我已经连续10年在这个场合谈台湾问题了,每一次心情都很不平静。在本届政府最后一年,我首先考虑的是,要加快ECFA的后续谈判。

我2010年在这里讲了《富春山居图》的故事。“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高兴地得知,这幅分离很久的《富春山居图》终于在台北合璧展出,这反映出中华文化具有强大的向心力和震撼力。我虽不能至,但心向往之。我常想,难道几千年的文化恩泽就不能消弭几十年的政治恩怨?我真诚希望两岸进一步加强文化交流和人员往来。

至于我在退休以后能不能到台湾去自由行,坦诚地讲,我愿意去,但是还得看条件。不过请你转达对台湾人民的问候。我想起了清代台湾割让后,台中一位诗人林朝崧的一句诗,叫“情天再补虽无术,缺月重圆会有时”。我相信,只要全体中华儿女共同努力,祖国统一和民族振兴的大业一定能够实现,这是整个中国人的骄傲。

据新华社电

政治体制改革

“文革”错误遗毒并未完全清除

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您多次提到政治体制改革的原因在哪里?推进政改难度又在哪里?

温家宝:这些年我多次谈到政治体制改革,如果问我为什么关注这件事情,我是出于责任感。粉碎“四人帮”以后,我们党作出了关于新中国成立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实行了改革开放。但是“文革”错误的遗毒和封建的影响并没有完全清除。随着经济的发展,又产生了分配不公、诚信缺失、贪污腐败等问题。我深知解决这些问题,不仅要进行经济体制改革,而且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特别是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

现在改革到了攻坚阶段,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进行到底,已经取得的改革和建设成果还有可能得而复失,社会上新产生的问题也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每个有责任的党员和领导干部都应该有紧迫感。

当然,我深知改革的难度,主要是任何一项改革必须有人民的觉醒、支持、积极性和创造精神。在中国这样有13亿人口的大国,又必须从国情出发,循序渐进地建立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这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改革只能前进,不能停滞,更不能倒退,停滞和倒退都没有出路。我可以对大家讲,为了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就奋斗一天。

中美贸易

平衡中美贸易合作比对抗好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记者:在您任期的最后一年,特别是考虑到不久前在波士顿的国际码头工人协会向您授予奖项,如果您只能做一件事来使中美经贸关系实现再平衡,您将会做什么事?您是否会考虑改革中国的贸易体系?

温家宝:最近美国码头工人协会授予我一个“美国工人最佳之友奖”,这个奖与其说是授予我的,不如说是中美经贸互利共赢的一个范例。

如果我做一件事能够缓解中美贸易的不平衡,那么我选择哪一件事情?其实这个问题我已经深思熟虑很久了,并且在2009年和2011年两次同奥巴马总统做了深谈。我以为解决中美贸易的不平衡,以及由此引起的各种困难和摩擦,还是要通过合作的办法。因此,我比较完整地提出了关于促进中美经贸、金融与投资合作的一揽子计划的建议。奥巴马总统非常重视我的建议,双方已经就此进行研究。我相信合作比对抗好,只要循着这条正确的路子走下去,中美经贸关系会走上一条健康、持久发展的道路。

至于你说到的美国关心中国贸易体系改革的问题,如果讲得明确一点,主要指三个问题:第一,就是进出口的基本平衡。在国际收支和货物贸易上,中国已经实现了基本平衡。第二,汇率,也是美国关注的。中国的人民币汇率有可能已经接近均衡水平。第三,我们将坚持多哈回合谈判的宗旨,主张自由贸易、反对保护主义。

□由于能力所限,再加上体制等各方面的原因,我的工作还有许多不足。对于我在任职期间中国经济和社会发生的问题,我都负有责任。为此,我感到歉疚。在最后一年,我将像常年负轭的老马,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松套。努力以新的成绩弥补我工作上的缺憾,以得到人民的谅解和宽恕。

□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进行到底,已经取得的改革和建设成果还有可能得而复失,社会上新产生的问题也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温家宝

    • 最新发布
    • 热议焦点
    推荐图文
    • 暂未开放